<ins id="n3f33"><noframes id="n3f33"><ins id="n3f33"></ins>
<ins id="n3f33"></ins>
<ins id="n3f33"><noframes id="n3f33"><del id="n3f33"></del>
<ins id="n3f33"><noframes id="n3f33"><cite id="n3f33"></cite>
<cite id="n3f33"><span id="n3f33"><var id="n3f33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n3f33"></var>
<ins id="n3f33"><noframes id="n3f33"><cite id="n3f33"></cite>

“本科弟弟”和“民工姐姐”不同的就業故事

作者: 來源:中國青年報 發布時間:2010年04月12日
 

       弟弟劉樂毅,今年25歲,2008年7月畢業于某重點大學,擁有檔案管理學本科學歷,現留居省會城市,月薪不足1500元;

       姐姐劉艷,今年33歲,1993年初中畢業,兩年后南下打工,熟練掌握電子裝配技能,每月收入2000多元。

       面對這個現實,弟弟的心里有點想不通:“我歷盡波折找到的工作,月薪還沒姐姐高。為什么呢?”
 

民工姐姐:掌握熟練技術,身價逐年提高

       劉艷18歲時,在辦了身份證之后,跟著回老家過年的老鄉一起去了深圳打工。通過老鄉的介紹,她順利進入一家玩具廠當工人。1995年,每月700~800元的工資,工廠里有免費的宿舍和食堂,劉艷的工資大部分都省了下來。“姐姐經常往家里寄錢,我讀初中和高中時的生活費一部分就是她給的。”劉樂毅說。

       由于勤奮努力,一年多后,已經成為熟練工的劉艷,再次經老鄉介紹,跳槽到另一家玩具廠。這個玩具廠不僅廠房大,而且設施比較齊全:除了食堂、宿舍之外,還配有健身房、商店、電影院等休閑娛樂場所,薪酬也比原來的工廠高。再后來,她和同事先后去了東莞和廣州,干起了電子裝配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幾年時間過去,劉艷對工廠里的流水線工作早已熟練掌握,也積累了不少人脈關系。像她這樣的熟練工人是眾多工廠爭搶的對象,所以工資待遇逐年提高。

       在外打工的十幾年,為了節省路費,劉艷很少回家,也不經常給家里打電話。5年前,她輾轉來到了溫州,這里有一個老鄉的聚居村。劉艷的家鄉——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的一個村子里,有很多像她一樣初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 劉艷現在溫州的一家電子裝配公司做技術工人,月薪平均2000多元。除此之外,她還利用在玩具廠工作的經驗,買回一些塑膠模子,空閑時間做一些雕塑玩具,周末拿到街上去賣。

       去年,劉艷在溫州與同在當地打工的老鄉結了婚,生活更加甜蜜了。

本科弟弟:專業太冷,工作難找

       2004年8月,劉樂毅接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,但是專業由經濟學被調劑到檔案管理學。除了他本人,沒有人注意到這看似細微的差別,鄉親們逢人便傳:村里又出了個大學生。

       大學期間,劉樂毅在學校的就業指導中心做學生助理。他發現,來學校參加招聘會的單位很少有招檔案管理學專業的,偶爾有幾個,工資待遇都很低。直接工作的出路不好,他想到了當下很熱的“考公務員”。

       劉樂毅報考了武漢、南京等地的公務員,但成績并不理想。“當時心里期望值都很高,報的都是好單位,但本科學歷不占優勢,都失敗了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   對考公務員失去信心之后,他開始拼命地在網上搜集就業信息。“那段時間一有空就坐在電腦前,搜索各種招聘信息。只要和專業沾一點邊的就投簡歷,大概投了有100多份。”

       投出去的簡歷大部分都如石沉大海,劉樂毅只收到了個位數的面試通知,其中包括他心儀已久的單位。然而在“懷著激動的心情”參加完面試之后,便再無音訊。

       臨離校的時間越來越近,劉樂毅越來越焦慮,以至耳朵經常出現幻聽。“那段時間,老感覺手機鈴在響,干什么都不上心。特別是發出簡歷后,會不停地看手機,看看是不是有用人單位打來通知面試。但基本上每次都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 聽說幾個同學在深圳找到了工作,劉樂毅也踏上了南下的火車。到了深圳,他住在同學與別人合租的公寓里,和同學擠在一張床上;白天就去網吧,繼續在網上搜尋就業信息、投簡歷,接到通知就去參加面試。

       半個多月過去了,沒有任何結果,劉樂毅只好又輾轉回到學校。“在深圳找到工作的同學日子也不好過,個個都是‘月光族’。他們每月發了工資得先把交房租的錢存起來,否則,一不留神會把錢花光了,連蝸居的地方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   又經過了一個月的努力,劉樂毅放棄了當初所有的夢想,進入了一家民營食品公司。“工資扣完各種保險等費用后,拿到手里的不足1500元,扣除房租、吃飯等費用,就只能剩幾百元了。”劉樂毅苦笑著說,“初中畢業出去打工的孩子也能掙這么多,有的比這還多哩。我這大學真是白上了?”

專家:知識型創新人才與技能型應用人才二者都不可缺少

       劉樂毅雖比姐姐多讀7年書,可為什么找來的工作卻覺得不如姐姐?

       對此,鄭州市人才交流中心信息科科長趙志強分析說:“小劉雖然重點大學畢業,但是所學專業市場需求低,造成了就業困難、工作不理想。而他姐姐的技術是在打工過程中,也就是充分結合市場的前提下獲得的,就比較受市場歡迎。目前我國高校一些專業的設置脫離市場,對學生的培養缺少針對性,這導致一些冷門專業畢業的大學生確實還不如民工好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 鄭州大學教育學院教授、全球職業規劃師張威則說:“評價職業的好與不好,不能只看薪資的多少,還要考慮是否喜歡、是否適合自己、從事的職業是否有成就感等因素。從投入和產出比來看,劉樂毅認為自己比姐姐劉艷付出的成本高,但回報卻不能使自己滿意,就認為自己的工作還不如姐姐,書白讀了,這是片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 鄭州人才交流中心一專業人士也說,不管哪個行業,專業技術型的人才具有不可替代性,“精而專”且能獨當一面的“專才”會越老越吃香。職業學校畢業生就比普通大學在“專”上更有優勢。只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道路,到最后同樣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   農業部原副部長、中國農業教育學會會長洪紱曾在由中國青年報社舉辦的“2010全國職業教育發展論壇”上說:“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只是培養目標和路徑不同,前者是在理論上求深,后者則在實踐中求精,不存在等級的差別。國家正處在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關鍵時期,既需要知識型創新人才,也需要技能型應用人才,二者都不可缺少。”
 

點擊數: 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
相關信息
沒有相關內容
觀后心情
WWW.1034R.COM